| 首页 > 汽车消费 > 二到十八线城市汽车制造生态报告(三)

二到十八线城市汽车制造生态报告(三)

2017-05-26 16:11:33 来源: 编辑:

有些收购是非常成功的,比如东风并购柳汽,上汽通用收购五菱。这两个故事都发生在柳州,正因如此,柳州是中国第一个市区人均年生产汽车超过一辆,城市人均生产汽车最多的城市。

作者 | 李一帆

这是我们的第三篇生态报告,也是最后一篇了。前两篇说了独立和合资,终于该说说收购那点事儿了。

除了聚焦单一产品和艰难合资,“被收购”是很多地方车企的第三条道路。

有些收购是非常成功的,比如东风并购柳汽,上汽通用收购五菱。

这两个故事都发生在柳州,正因如此,柳州是中国第一个市区人均年生产汽车超过一辆,城市人均生产汽车最多的城市。

50年代的广西是农业大省,当时柳汽的前身是柳州农业机械厂,专门生产农用拖拉机,五菱的前身则是柳州动力机械厂,同样生产拖拉机。

后来,背负着广西政府“广西必须要有自己的汽车”的使命,柳农开始试制汽车样车,生产货车、重卡,跨入汽车行业,1979年,正式改名为“柳州汽车制造工厂”。

五菱的境遇也大抵如此,随着70年代末拖拉机等工业产品不再包销,面临生存困境的柳州动力机械厂痛下决心调整转产,决定从拖拉机转产向微型汽车。

1984年,“五菱牌”LZ110微型货车正式下线,当年市场销量就达到2300多辆,很受用户欢迎。次年,工厂正式改名柳州微型汽车厂,成功转型微车,品牌Logo也更换为了宝石型的W状车标。

这个时候,隔壁柳汽已经先人一步,悄悄并入了东风汽车。80年代初,柳汽成为东风集团首批成员企业。

在中国企业相互之间的并购案例中,此前其实鲜有成功者,但东风柳汽却是个特例。

柳汽自从并入东风后,就充分利用了东风集团的国际化资源,比如德国、意大利、日本的先进汽车技术,以及和爱达克 、西门子、日产、三菱等国际企业的合作,在原来商用车的基础上也早早向乘用车转型,创造出东风大自主战略的并行品牌——东风风行。

现在,风行旗下的菱智、景逸、风行三个系列车型均在各自领域取得了一席之地,菱智已经成为市场最受欢迎的MPV车型之一,景逸在之前的大两厢车和现在的SUV领域表现出色,风行SX6也能保持4000辆左右的月销量,甚至一度逼近万辆。

可以说,如果当年柳汽不进东风,或许早已和太多小自主品牌一样无声凋零;而如果东风不收购柳汽,那如今的东风大自主又该情何以堪。

与柳汽不同,五菱则是在困境之下被迫出售,当年以1块钱的价格卖给了上汽通用,筹码是GDP必须留在广西。

1996年,柳州微型汽车厂更名为五菱汽车后,迎来了微车的飞速发展期,短短三年之后,就下线了第50万辆汽车。但在这光鲜的数字背后,却隐藏着微车市场竞争的汹涌激流,昌河、大发、哈飞等企业均挤入这一细分市场,五菱在市场上愈发力不从心。

在昌河与铃木合资的先例下,2002年,五菱汽车与上汽集团、美国通用汽车达成了合作,成立了三方合资的汽车公司——上汽通用五菱汽车股份有限公司。

至此,五菱汽车集成了上汽集团与美国通用汽车在资金、技术、管理等各方的资源与优势,站到了一个全新的起点,踏入了高速发展阶段。

既有着切入四五线城市市场的市场下沉经验,又有着上汽通用在资金、技术等方面的支持,上汽通用五菱顿时站在了一个很高的高度,让自己产品形成了低成本高价值的优势。

于是,就有了之后的秋名山神车五菱宏光,以及衍生品五菱宏光S、五菱之光等等,上汽通用五菱开始在微车和MPV领域牢牢占据着第一的位置,近几年推出的乘用车品牌宝骏,也在五菱系列先期打下市场基础后,迅速在SUV和轿车领域都取得了极佳的销量和市场地位。

可以说,上汽通用五菱是地方自主品牌中发展最好的车企之一。

不同于柳汽和五菱,有些车企被收购之后就没有那么好运了。譬如卖给广汽后的吉奥、中兴,卖给长安后的哈飞,都迅速在市场销声匿迹。

2002年在浙江台州创立的吉奥汽车也曾是地方车企中的佼佼者,和长城一样,他们不做轿车,专注于皮卡、SUV,后来又效仿五菱扩展到微车产品,当时,吉奥汽车在农村市场已经颇有人气,其网络建设也已经基本铺开。

2005年,吉奥汽车出口至欧洲市场;2006年,吉奥皮卡出口至非洲市场;2009年,吉奥汽车的目标直接定到”五年内实现整车销售30万台,十年内成为皮卡的领军者,微面、SUV进入前三名”;2010年前后,吉奥汽车的经销商一度多大538家,比现在很多自主品牌的经销商数量还要多。

然而,2010年吉奥被广汽收购以后,不幸接连发生。广汽显然把更多的精力都给了广汽传祺,吉奥在广汽苦撑五年半后,2016年,广汽吉奥月产量仅为1辆,自5月起直接开始全线停产,销量为零,正式被广汽乘用车收编。

同样遭遇的还有来自河北保定,位于长城汽车西边不到1公里的中兴汽车。中兴汽车前身诞生于1948年,甚至比长城汽车还要老牌的多,长城起步之时的很多行为,甚至都是在效仿中兴。中兴汽车当时的产品,也主要是皮卡。

2010年,中兴汽车在最鼎盛的时期开始筹划进军乘用车领域,年产20万辆SUV整车迁建项目在湖北省宜昌市正式奠基,中兴向乘用车市场正式起航。

大刀阔斧三年后,中兴汽车和吉奥一样,抱着“大树底下好乘凉”的想法,出售给了广汽集团,当时双方商定的广汽大自主路线是:广汽传祺布局高端,广汽中兴发力中小型产品。

然而遗憾的是,结局同样并不乐观。2016年,广汽中兴全年销量仅为6401辆,跌幅62.9%,今年的销量排行榜上更是连名字都找不到。广汽中兴宜昌工厂生产的唯一一款C3车型,早已在去年停产,今年3月广汽宣布宜昌工厂从此将承担广汽乘用车的生产任务。

坊间风传,今年年内,广汽中兴也即将被被广汽乘用车接手——广汽吉奥、广汽中兴、广汽传祺,三个品牌变为单一品牌,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。

还有在潦倒之际卖给长安汽车的哈飞汽车,也是寄希望于借助大企业走出困境迎来新生,却不料从此走上“品牌消失”这样一条不归路。这样的案例太多了。

同样的收购,不同的命运,每每回想起来,都不胜唏嘘。

最后,我们不妨来猜测一下小地方车企们仅剩的最后一种路径——资本游戏。

在汽车圈,来自浙江永康的众泰一直都是抄袭、皮尺部的代名词,提到众泰,人们反应都是笑而不语。然而从去年开始一次又一次传出的金马股份将以116亿元的价格收购众泰汽车100%股份的消息,却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要知道,吉利当年收购沃尔沃也仅仅用了18亿美元,众泰到底何德何能估值能和豪华品牌沃尔沃平起平坐?

细细分析之后能够看出,其实,金马收购众泰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明显的资本运作特性。首先,金马股份的市值只有53亿,并且是家已经停牌的公司,他能拿出什么收购众泰?

其次,从股权结构可以看出,金马的大股东是铁牛,而众泰汽车本身就是由铁牛集团投资建立,让金马收购众泰,众泰再借壳上市,经过一番“左手倒右手”的资本运作,这116亿元就从散户口袋中摸进了自己腰包。

与其说是收购,不如说这更像众泰和铁牛集团自导自演的一出资本好戏。从一开始,众泰瞄准的可能就是这样一条资本之路。倘若如此,那么众泰之前所做的那些毫无逼格、重在炒作的事情,也就丝毫不会奇怪、能顺利解释通了。

因为资本需要的就是一个能迅速扩张的故事。只要不违法,通过抄袭、炒作等手段占领市场和舆论,就非常符合资本需求。

这样想的话,和众泰相比,同样偏安在江西南昌的陆风,就稚嫩得太多了。

然而,无论如何,命运是公平的。

长城和五菱汽车们,当年勇敢地选择走出去、直面市场竞争,就获得了相应的销量与市场;而吉奥、长丰猎豹们选择见好就收或者靠一款车而活,自然就要接受时间一轮轮的考验。

这就是所谓理性的效率与感性的公平。

当前,我国汽车市场已经由增量竞争转变成了存量竞争,原来可以所有品牌都增长、有一款热销车就能好好活,而现在是:我增长了,你就要跌。中国市场已经不需要这么多汽车品牌,这些远在各个二到十八线小城市的地方车企,如果不大力研发、提高实力,迟早会被吞并、收购,以极低的价格消失在市场。

在我国汽车不断去产能化的背景下,这些车企未来的可能性并不剩下什么。

要么,下定决心鼓起勇气走出去,不再单纯盯着省里给的那些好处和照顾,改进生产线、做正向研发,与外面的大企业拼一把;要么,和新造车企业合作,规划全新的产品概念或路径;要么,毋宁死。

偏安一隅,兀自潇洒,欲静不止,十里肃杀。

唯愿这些偏安一隅的车企们能重头收拾旧山河,脱掉得过且过的旧想法,再多一些像长城、吉利这样的车企吧!

  • 宏观
  • 股市
  • 基金
  • 期货
  • 消费
  • 评论

网友评论 +更多

  • 登录名
  • 密码
  • 匿名发布
  •    
  • 验证码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荆州财经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站处理的,请在30日内联系本站。